OTA 入劫,“携程们”背水

  • 作者:zccc
  • 来源:网络
  • 2020-09-25 15:15:26

作者 | 丁萍题图 | 视觉中国在疫情笼罩的一季度,旅游业全产业链遭遇重大冲击,OTA 平台遭受业绩 " 滑铁卢 "。尽管二季度国内疫情向好,但旅游业相对于其他非可选消费业复苏的更...

作者 | 丁萍

题图 | 视觉中国

在疫情笼罩的一季度,旅游业全产业链遭遇重大冲击,OTA 平台遭受业绩 " 滑铁卢 "。尽管二季度国内疫情向好,但旅游业相对于其他非可选消费业复苏的更为缓慢,目前来看,OTA 平台业绩复苏至疫情前水平还需要一段时间。

2020 年 9 月 25 日,携程的财报姗姗来迟。携程作为 OTA 龙头,必然遭受较大冲击。其二季度业绩惨淡,营收利润再次双双下滑。

同样对于深陷亏损深渊的途牛,此次疫情无疑更是雪上加霜,二季度几近颗粒无收,业绩承压。而反观同程艺龙,虽逆势盈利,但营收规模已连续两季出现萎缩,盈利背后难掩业绩颓势。

OTA 们并未走出疫情阴霾

2020 年二季度,疫情的阴霾依然挥之不去:收入 " 萎缩 ",业绩亏损成为 OTA 们的常态。当然,这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营收端:营收规模均陷入萎缩困境,萎缩幅度途牛>携程>同程艺龙。

数据来源:携程 / 同程艺龙 / 途牛公告

携程二季度业绩受海外业务停摆拖累。2020 年二季度,携程实现营业收入 31.59 亿元,同比下降 63.65%,环比下降 32.36%,并没出现复苏的迹象,这主要是出境游和海外市场受到重挫。这也导致携程的业绩要好于海外公司 Booking 和 Expedia,据最新财报披露,2020 年第二季度,Booking 和 Expedia 的营收分别下降 84% 和 82%。

分业务看,携程的住宿预订、交通票务、旅游度假和商旅管理收入分别为 13 亿元、12 亿元、1 亿元和 1 亿元,同比降幅分别为 63%、66%、88% 和 47%。下滑幅度在预料之中,毕竟旅游业是受疫情响最大的行业之一。

受疫情冲击,同程艺龙陷入收入萎缩的困境,二季度营收增速为 -24.51%,虽然环比有所改善,但远低于去年同期 20.99% 的数据,反映同程艺龙的业绩复苏过于缓慢,与疫情前的水平相差甚远。

途牛二季度几乎颗粒无收,其营收同比下滑逾九成。疫情之前,途牛就因收缩激进的扩张策略而陷入营收增长乏力的困境。而此次疫情成了途牛业绩恶化的催化剂。

盈利端:同程艺龙逆势盈利,而反观其他 OTA,却黯然失色。

携程一季度和二季度分别归母净亏损 53.53 亿元和 4.76 亿元,亏掉了 2019 年全年利润的 83%。二季度归母净亏损环比收窄 91.19%,但同比扩大 18.11%,这反映了携程业绩受疫情影响逐步减弱,但若想恢复至疫情前水平还需要一段时间。

携程二季度归母净利润的下降幅度要显著远低于营收,究其原因,一是受经营费用率大幅提升所致,报告期内经营费用率同比提升 30.77 个百分点至 94.17%。且当期毛利率润为 22.87 亿元,难以覆盖 29.75 亿元的经营费用,造成经营亏损。二是受权益类投资减值 14.91 亿元影响,这部分损益主要源于疫情导致携程收购的标的遭受重创。

数据来源:携程公告

途牛在二季度归母净亏损 1.48 亿元,而亏损早已是途牛的常态,途牛自 2014 年上市以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4 年 -2019 年期间,途牛的归母净亏损总计 59.78 亿元。

数据来源:途牛公告

而高企不下的运营费用是途牛盈利的最大拖累,同样对 OTA 平台而言,高昂的运营成本一直都是较重的负担,是盈利的最大桎梏。

对业绩承压的途牛而言,疫情突袭,无异于雪上加霜,在资本市场上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再次进入退市倒计时。

业绩承压之下,途牛的股价跌至冰点,在 9 月 23 日的收盘价只有 0.86 美元,市值只有 1.12 亿美元。

按照纳斯达克 "1 美元退市法则 ",如果持续 30 个交易日低于 1 美元收盘,纳斯达克市场将发出预亏警告,如果在警告发出的 90 天里,被警告的公司仍然不能采取相应的措施拉升股价,将被强制退市。

途牛在最近 6 个交易日中连跌,且股价都收于 1 美元以下。6 月之前的强制退市危机再次来袭。

当整个行业业绩亏损成常态时,同程艺龙却逆势盈利,二季度的归母净利润为 0.55 亿元,此季度盈利主要源于报告期内营业成本 40.8% 的同比降幅远大于营收(24.5%),而这最直接表现就是当期销售毛利率同比提升 7.6 个百分点至 72.3%。

数据来源:同程艺龙公告

但该季度归母净利润同比降低 72.36%,降低幅度远大于营收,主要源于报告期内的经营费用率同比提升 10.7 个百分点至 64.68%,以及受疫情影响导致债务人的还款能力受打击,造成同程艺龙金融资产减值 9824.5 万元。

图表来源:同程艺龙公告

寒冬难熬

好在,疫情不会无限持续下去,但此次疫情影响 OTA 的销售回款,导致其资金压力进一步凸显,而能否熬过此次寒冬,充沛的现金流是关键。

从现金流看,抗风险能力:携程>同程艺龙>途牛。

截至 2020 年 6 月底,携程在手资金(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制现金、短期投资及持有至到期的定期存款和理财产品)累计 643 亿元,相比 2019 年末增加 177 亿元。同程艺龙在手资金(包括流动金融理财)合计 57.72 亿元。

且从现金流表看,携程和同程艺龙的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规模持续扩大,且持续高于当期净利润规模,自生造血能力较强。所以,就目前来看,携程和同程艺龙具有度过危机的资金保障。

但看途牛,现金流状况并不乐观。

途牛 2014 年 -2019 年的现金流量表显示,其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在 2014 年 -2017 年以及 2019 年均为负,表明途牛的经营活动持续处于不健康的模式。途牛的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在 2018 年为 2.68 亿元,主要公司的应付账款及票据在报告期内贡献了 5.534 亿元,此项目是途牛对上游供应商的占款,并不可持续。所以,途牛并不能实现自生造血。

途牛在 2017 年和 2018 年的融资活动净流量均为负,显示平台的融资活动遇到瓶颈,外部输血也不顺利。途牛在 2016 年 -2019 年加大对无形资产及其他资产的处置,投资收回资金分别为 28.47 亿元 /32.72 亿元 /41.62 亿元 /21.83 亿元,投资活动现金净流量主要来源于投资回收。经营活动已经发出危险信号,加上此次疫情严重影响现金回流,途牛的现金流问题加剧。途牛将处于破产清算的边缘,需要高度警惕。

对于途牛而言,这次疫情,将加快其破产清算的进程。

疫情放大的隐雷

短期来看,携程和同程艺龙具备渡过困境的底气。但从长远来看,疫情放大了携程和同程艺龙隐藏的风险点。

(1)携程大规模并购形成大额商誉,因此面临大额商誉减持的隐患。

2010 年至 2018 年间,携程主要围绕旅游业大规模并购实现业务增长。交通票务方面,2015 年 1 月,携程收购 Travelfusion ,扩大其在廉价航空的市场规模。2016 年 12 月,携程收购了英国机票搜索平台天巡 ( Sky scanner ) ,提升国际机票预订业务能力。

酒店预定方面,2015 年 5 月,携程收购艺龙 38% 股权。2017 年 12 月艺龙旅行网和同程网合并重组并重新上市,截止 2019 年 6 月底,携程持有同程艺龙 26.88% 的股权。2015 年 10 月,携程与百度达成股权置换交易,交易完成后,携程将拥有去哪儿 45% 的股份。

旅游度假方面,2017 年 11 月,携程收购美国社交旅游网站 Trip.com,将借助 Trip.com 打造一站式全服务的旅游平台。2018 年,携程收购印度 B2B 旅游平台 Travstarz 拓展印度旅游市场。

但并购成长背后是商誉的大规模增长。2015 年一季度,携程的商誉仅有 25.6 亿元,截至在 2020 年一季度末已高达 583.1 亿元,增长了约 21 倍。其中,2015 年收购去哪儿网增加商誉 430 亿元,2016 年收购天巡网增加商誉 95 亿元。

所谓商誉,就是在企业合并过程中,合并方支付的对价超过被合并方可辨认净资产公允价值的份额。企业合并所形成的商誉,至少应当在每年年度终了时进行减值测试。如果预期并购对象未来业绩不佳,就需要进行减值。如需减值,则构成利润表上的 " 资产减值损失 "。而商誉减值将影响当期的利润,且商誉减值并不可逆,也就是说,商誉减值一旦发生了后续不能计提重估,即使并购对象业绩超预期。

在过去 5 年时间里,携程商誉及无形资产一直平稳增长,未发生大的减值。但疫情突然来袭,导致旅游行业遭受重创,携程收购的旅游相关标的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尤其是形成大规模商誉的去哪儿和天巡。

如果年终进行减值测试,大额的商誉减值损失将严重侵蚀当期的利润空间,后续即使并购的标的业绩恢复,商誉减值也不得转回;如若没有减值,在大环境不稳定的背景下,这些商誉也会成为携程的一颗颗隐雷。

(2)同程艺龙过度依赖腾讯和携程,未来业绩充满变数。

虽然同程艺龙在二季度逆势盈利,但陷入了营收萎缩的困境,而用户流量增长是突破困境的关键所在,这就更难以摆脱对腾讯的依赖。

腾讯作为同程艺龙的第一大股东,为同程艺龙提供流量入口,腾讯贡献流量的比例从 2017 年的 65.68% 提升至 2019 年的 84.21%,同程艺龙对腾讯流量的依赖逐渐加大。于 2020 年二季度,同程艺龙 81.4% 的平均月活用户来自腾讯,该比例虽然有所降低,但依然高企不下。

受益于大股东腾讯的流量支持,同程艺龙以较低的成本获得了下沉市场用户的领先增长。但对于同程艺龙来说,这既是优势也是隐忧。

据同程艺龙与腾讯协议,在 2021 年 7 月 31 日前,都是微信及移动 QQ 的移动支付界面【火车票机票】及【酒店】的独家运营方;之后至 2026 年 7 月 31 日,微信及移动 QQ 有关在线旅游产品支持将降至优先合作权。

这也意味着,稳定的流量获取期限不足一年,未来流量获取方面还存在很多不确定性。而流量是 OTA 的核心,流量获取存在不确定性,意味着同程艺龙的业绩增长也充满变数。

同程艺龙在流量上过度依赖腾讯,而在产品上过度依赖携程。携程是同程艺龙第二大股东,也是同程艺龙的最大供应商之一,为同程艺龙提供酒店机票等产品。同程艺龙来自携程的采购资源占比在 2015 年 /2016 年 /2017 年分别为 4.4%/16.3%/35.9%,采购占比逐年大幅度提升。

且携程与同程艺龙的关系较为复杂,既是竞争对手又是合作伙伴,在经营发展中同程艺龙会显得比较被动。

背靠腾讯和携程,同程艺龙得以在下沉市场取得不错的成绩。而流量和产品是 OTA 的发展核心。所以,同程艺龙未来发展空间必然受腾讯和携程的制约,未来业绩充满不确定性。

是终场但不是终局

此次疫情助推 OTA 行业进入洗牌阶段,部分中小竞争对手在此次疫情中出清。在行业格局变重新梳理之际,OTA 平台之间竞争还会愈演愈烈。近日,旅游行业各 OTA 平台纷纷推出补贴政策,继同程旅行宣布将拿出 10 亿元补贴后,飞猪启动了百亿元补贴计划,备战即将到来的 " 旅游旺季 "。

携程作为 " 传统 OTA" 的老牌代表,近年来受到美团、飞猪等的前后夹击,特别是美团采用 " 高频打低频 " 的战略在中低端市场加速渗透,使其间夜量在 2018 年已全面赶超携程。据 Trustdata 数据,按照间夜量统计口径,在 2019 年上半年我国在线酒店预订的市场格局中,美团占据 47.30% 的市场份额,高于携程、去哪儿和同程艺龙的市占率之和。

对于同程艺龙而言,同样获腾讯流量支持的美团,与同程艺龙均定位于低线市场,所以未来美团是否会挤占同程艺龙从腾讯所获得的流量,也将是影响同程艺龙未来发展的关键隐忧之一。

疫情终究会过去,但对于 OTA 们而言,最终迎来的可能是业绩报复性反弹,也可能是陷入新的困境,谁会成为最后的赢家,未来这一切还充满变数。

  • 相关专题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认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社区中有涉嫌抄袭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operations@xinnet.com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文章

免费咨询获取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