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业153天 30%付费自习室死于疫情结束前夜

  • 作者:zccc
  • 来源:网络
  • 2020-06-09 11:05:50

  原标题:停业153天 30%付费自习室死于疫情结束前夜: 去年1个城市冒出100家   记 者丨付艳翠   编 辑 | 吴晋娜   疫情下的付费自习室行业,一半是火焰,一半却是冰山。...

  原标题:停业153天 30%付费自习室死于疫情结束前夜: 去年1个城市冒出100家

  记 者丨付艳翠

  编 辑 | 吴晋娜

  疫情下的付费自习室行业,一半是火焰,一半却是冰山。

  “在付费自习室学习,突然倍感压力,一天看完了在家三四天都看不完的书,所以毫不犹豫办了张半年的会员卡。”一位考研族表示。

  “在付费自习室上学,感觉每分钟都是钱,不敢浪费时间。在家总是家人间互相干扰,学习效率太低。”一位初中学生表示。

  “免费的图书馆预约难,花钱的咖啡馆又太嘈杂,在付费自习室里,频繁按鼠标都怕吵到大家,学习效率的提高非常明显。”正在准备职业证书考试的用户也认为。

  ……

  当疫情下学习环境成为刚需,用户对“花钱买氛围”的付费自习室也就需求暴增。但现实是,部分付费自习室创业者的日子却并不“风光”,甚至很多玩家没有等来用户的“报复性学习”就已经倒闭了。

  铅笔道了解到,有付费自习室因为疫情管控因素,不得不延迟153天才得以“战战兢兢”开业;也因为疫情,有些城市付费自习室近半年的时间处于关闭状态,加上房主没有减租支持,很多老牌付费自习室也无法长时间承担房租成本,而选择关闭业务。甚至有创业者估算,由于房租、人力压力,市场上已有3成付费自习室因为疫情出局。

  去年,付费自习室曾经站上风口,但其收费高,进入门槛较低,没有技术壁垒,可复制性强,以及“二房东”的赚差价的模式也被外界诟病。很多人认为,付费自习室只是一个新的创业泡沫。

  如今,经历了疫情的摧残,活下来的创业者们也直言,付费自习室想要成长为大市场,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去培育,也需要基于用户和流量开发新的盈利模式。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疫情下花钱买“氛围”需求暴涨

  谁也没想到,疫情之下,一人一座,人均占地面积不足一平米的单独隔间,配备台灯、插座、储物柜等硬件,提供免费的茶、咖啡、小饼干等零食服务,每天花费数十元的付费自习室,用户需求竟然暴涨。

  “需要提前预约,请务必电话联系。”北京的一家付费自习室刚刚复工不久。在美团上的宣传页面,直接挂出需要电话预约的提示。铅笔道电话联系客服了解自习室预约情况时,据工作人员介绍,入店自习的顾客要提前一天预约第二天的位子,通常上午自习室的位子就全坐满了。

  “在家中学习会忍不住玩手机,导致学习效率低下。”在北京读大四的刘伟表示,他再过半年就要考研,想要一个非常安静的地方进入学习状态。

  上个月,他无意间在网上刷到了一家付费自习室已经开始营业,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体验。在那里,他看到周围的人都在努力学习,他突然倍感压力,赶紧静下心来开始学习。一天下来,他看完了平时在家需要两、三天都无法看完的书。当天,刘伟就在这家付费自习室办了半年的卡。

  “在付费自习室上学习了一个月的时间,平均每天花费40元,感觉每分钟都是钱,不敢浪费时间。”此前,因为学校还没开学,北京的初中生温雪知道有付费自习室这种产物,体验过后她发现,在这里确实容易注意力集中去学习。

  她介绍,在此之前,她一直在家里上网课,但家里还有别的家人,大家互相干扰,让她很难集中注意力。而付费自习室更安静,也有学习氛围。

  “在中级考试倒计时100天的时候,办了付费自习室季卡,下定决心,好好复习考证。”需要考职业证书的赵璠也对自习室的模式赞不绝口。赵璠解释,在家学不下去,图书馆要么没开门,要么预约难,咖啡馆环境比较嘈杂,消费也不低。相比之下,在自习室里,频繁按鼠标都怕吵到大家,学习效率的提高非常明显。

  就连没有付费自习室的城市,也被消费者疯狂“安利”。

  “平顶山市区有没有自习室呀?每天付费的那种也可以。”正准备考研的刘女士向铅笔道表示,她正迫切需要安静的学习氛围。

  刘女士解释,她已经毕业两年,因为疫情,她所在的业务组在今年年初就被公司暂停,她也被公司裁掉。在找工作的过程中,她无奈发现今年行情过于恶劣,想要找到类似工资待遇的公司并不容易,于是决定进一步“投资”自己。但她发现,毕业之后很久没学习,在家根本找不到学习的感觉。

  疫情期间,图书馆、大学自习室等公共资源几乎全部关闭。因此,相比没有学习氛围的家里,她更青睐付费自习室这种能让她集中精力,慢慢进入学习状态的学习环境。

  3成自习室倒闭 风口行业新增玩家减少

  然而,一半是火焰,一半却是冰山。

  眼下付费自习室行业虽然有一大批用户的拥护,但部分付费自习室创业者的日子却没有想象的风光。

  “天津很多付费自习室已经倒闭了。”“自以为室”自习室创始人林兆政表示,因为在天津付费自习室被划分为线下教育机构。在疫情期间,天津对教育机构管控严格,在6月2日才被允许开店。

  林兆政的“自以为室”创办于2018年,主要为自习室整合教育资源,提供智能化服务,包括智能签到、灯光管理等,为学生提供全方位的“补给”服务。现在,“自以为室”在天津和西安服务近10家付费自习室。

  他透露,疫情发生以来,很多付费自习室有近半年的时间处于关闭状态,有的房主有减租措施还好,但更多的房主不愿意减租,致使很多老牌付费自习室无法长时间承担房租成本,而选择关闭业务。

  铅笔道通过美团搜索“付费自习室”关键词,发现林兆政所在的天津市场有36家付费自习室处于“歇业关闭”或“即将开业”状态。

  不仅是天津,在北京也有付费自习室因为疫情管控因素,不得不延迟开业。

  据“心流造物”自习室透露,其去年12月15日就向大家宣布,将在世纪金源附近的北京新门店开业,但考虑到小区管理、防疫安全等因素,直至上月才正式开业。“时隔153天,经过与各级管理部门反复地沟通,我们终于在特殊时期恢复开业了。”

  就算有些城市对付费自习室的管控限制并不严格,有些项目也面临入不敷出的情况。

  长时间的关店,确实让部分承担不了租房成本的付费自习室们走向死亡。据“牡蛎自习室”刘俊杰估算,疫情期间有三成左右的自习室因各种原因而退出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铅笔道发现,因为疫情,现在做付费自习室的新增创业者也在不断减少。

  去年,付费自习室一度成为风口,众多创业者扎堆涌进来。当时铅笔道通过美团搜索“付费自习室”关键词,发现仅北京就有61家以上付费自习室,郑州有约12家以上付费自习室,天津也有45家以上付费自习室。其中,披露的信息17家品牌中,有12家是在去年成立,占比达70.5%。

  “如今,付费自习室行业的新增创业者也没有去年多。”对此,林兆政表示理解,毕竟今年大环境确实不好。

  小生意 需找新的盈利模式

  事实上,并不是所有人都对付费自习室抱有好感,花钱买“氛围”的模式也一直饱受争议,也,究其主因是付费自习室要价太贵。

  此前,铅笔道也曾采访过体验过付费自习室消费者王女士,对方表示,虽然感觉环境不错,但因为对方收费太贵,所以放弃办卡,并大呼不值。她当时就算了笔帐,不团购的话,如果是日卡,每小时要12~15元,周卡就要280元,月平均价格为1100元。

  林兆政也坦言,付费自习室想要成长成大市场,还需要很长时间的培育。他表示,确实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付费自习室生意,且不同于瑞幸咖啡、拼多多、美团等公司迅速抢占市场的策略,自习空间并不是一门适合用资本催熟快速扩张的生意。

  “拿天津的自习室举例,好点的付费自习室,面积有100平米左右,有30多个座位,一个月的流水也就能达到10000多元。”林兆政总结道,付费自习室本身就不是一个大生意,它进入门槛较低、没有技术壁垒、可复制性强,国内付费自习室的经营模式也存在趋同的现象。

  与此同时,他表示,去年,北京、西安、深圳、沈阳等城市的创业者一窝蜂扎进来,每个城市都有上百家自习室,造成价格竞争残酷。

  他给铅笔道算了一笔账,在天津租一个100平米的地方,一个月的租金也得四五千,如果再雇佣一个人的成本又要四五千。“本来激烈竞争后的客单价就低,即便1个月能有1万多流水,也没有什么赚头了。”

  南昌安境自习室负责人Gavin也曾对媒体表示,不知道付费自习室能不能走得长远。因为付费自习室一般会开在靠近地铁、交通较为方便的写字楼内,运营成本较高。在确保环境安静、服务设施到位的同时,付费自习室一般都要推出打折和低价体验卡等优惠活动,“整个付费自习室行业尚处于生长期,前景如何不太好说”。

  目前,大多数付费自习室,还是走的“二房东”模式,赚的是租售空间的差价,而不是靠服务赚钱,所以营收能力有限。对此,林兆政也想得很明白,付费自习室也要想办法转型,仅靠收会员费要做成大生意似乎也不现实。去年,他就开始想新的业务模式。

  今年疫情下,因为各个自习室关闭,也让他开始加速新模式的探索。他决定将平台型的“自以为室”转型成工具型,主要是将以前的公域流量,改成私域流量,服务平台上的用户。

  他基于“自以为室”平台上3000多位有强学习需求的用户,林兆政又推出“室野”项目。他将“室野”定位于教育学习领域的技术服务商和MCN机构,主要从工具、流量新媒体等多方面为教育机构提供营销获客裂变增长商业变现的服务,也与教育领域的“网红”服务,帮他们运营推广。

  值得一提的是,疫情以来,他已经与10多个“网红”进行合作。“我们合作的一家教育机构,往年1年的转化会有六七十单,通过与我们合作,在疫情期间,仅用5天就转化了4单。”

  “付费自习室行业的用户精准,依托精准的教育用户做些其他尝试,似乎也未尝不可。”林兆政表示。

  • 相关专题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认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社区中有涉嫌抄袭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operations@xinnet.com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文章

免费咨询获取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