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鹏赴美 IPO:不惧瑞幸乱作妖,就怕特斯拉再捅刀

  • 作者:zccc
  • 来源:网络
  • 2020-06-04 15:04:05

文 | 李一帆网易、京东、携程、百度……这个夏天的中概股,正在华尔街上演一出逃离大戏。但也有逆流而上的勇士。6 月 1 日,据《36 氪》爆料,小鹏汽车正在向美股提交 IPO 文件,计...

文 | 李一帆

网易、京东、携程、百度……这个夏天的中概股,正在华尔街上演一出逃离大戏。

但也有逆流而上的勇士。

6 月 1 日,据《36 氪》爆料,小鹏汽车正在向美股提交 IPO 文件,计划融资 5 亿美元,预计在今年 7~9 月上市。目前,小鹏汽车已经聘请摩根大通、高盛等投行,其中,摩根大通为主承销商。

尽管小鹏汽车对此报道没有明确表态,回复称:" 我们不会评论市场传言。" 但从很多细节可以看出,小鹏赴美 IPO,近在咫尺。

只不过,受制于愈发严苛的美股上市门槛以及诉讼缠身的多重压力,现在的小鹏与两年前登陆纽交所时的蔚来,处境全然不同。

时机所需

其实早在 2019 年,小鹏即将赴美 IPO 的消息就已不再是新鲜事儿。只是现在,是他们距离美股最近的一次。

我们可以从以下三个进度看出小鹏的迫在眉睫。

其一,是已完成的 VIE 架构。

可能有人不知道 VIE 架构是什么。通俗来说,VIE 架构更像是个财务概念。

它指的是,在境外或海外成立一家空壳公司,该空壳公司通过与境内公司签订一系列协议以完全控制境内公司。这样一来,境内公司既可在国内以内资身份继续运营,避免了国内监管机构对外资进入的监管;空壳公司的海外身份又能使其整体资产打包,让其在美国或其它海外资本市场融资或上市。

新浪、网易、百度、阿里、蔚来等公司都是通过搭建 VIE 架构成功登陆的美股。所以在业内人士看来,搭建 VIE 架构,基本是中国公司赴美上市的最明显动作。

近几个月来,小鹏的很多所为明显就是在搭建 VIE 架构。

从去年 12 月开始,小鹏的运营主体广州橙行智动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橙行智动 ")的 47 位股东就将所持全部股权出质,质权人均为广东小鹏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上个月,阿里巴巴、何小鹏、夏珩等 27 位股东也悉数退出了股东行列。

这就意味着,橙行智动已经由广东小鹏汽车科技有限公司全资持股。

而广东小鹏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由香港注册公司 XPeng ( Hong Kong ) Limited 全资持有。

这种操作,就是赤裸裸的搭建 VIE 架构。

其二,是刚落地的生产资质。

5 月 19 日,原广东福迪汽车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肇庆小鹏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小鹏汽车借此成功拿到汽车生产资质,肇庆工厂也将成为小鹏 P7 的自主生产基地。

显然,这是资本市场喜欢的、能让投资者想象估值提升的好故事。

其三,是紧张的资金链。

小鹏的最后一次融资是在 2019 年 11 月,C 轮,4 亿美元。

自此到现在,七个月,没有融资进账。与此同时,小鹏肇庆工厂投入了 40 亿元,新上市的小鹏 P7 也开始了量产烧钱。

前不久《新财富》公布的 2020 新财富 500 富人榜,何小鹏更是直接掉出了榜单。

造车是场烧钱的游戏。所以上市融钱,是小鹏迟早要走的一步棋。

其实对整个造车新势力来说,2020 年都是生死之年,他们已经越来越少受风投与私募的青睐,欠薪的欠薪,破产的破产,匿迹的匿迹。就连 2018 年头顶光环 IPO 的蔚来,两年来股价也跌去了 10%(按照发布当日的股价计算),2019 年甚至一度徘徊在一美元退市的边缘。

但反过来看,也正因如此,随着造车热潮渐退,越是像小鹏这样留到最后的,其实越是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掌握着核心技术与优势的实力企业——所谓 " 剩 " 者为王。

所以现在上市,既是时机所需,也是时机已至。

只是机会背后,挑战更多。

一方面,瑞幸咖啡造假之后,中国企业赴美 IPO 的显性和隐性阻碍大大提升;另一方面,特斯拉和小鹏的 " 商业窃密 " 诉讼,还扮演着杀机暗藏的角色。

特斯拉:不定时炸弹

兜兜转转,特斯拉与小鹏员工曹光植的诉讼已经打了一年多的时间。

去年 3 月,特斯拉在加州以 " 商业窃密罪 " 向前员工曹光植提起了诉讼,称其在离职时带走了大量自动驾驶机密资料,同时入职小鹏后一直担任自动驾驶部门的工作,因此他们要求小鹏作为曹光植的现雇主,以第三方身份配合相关调查。

尽管小鹏称自己对于 " 窃密 " 一事并不知情,也不会窃取特斯拉任何商业机密,但该配合的调查,小鹏一样没少。

然而矛盾并未就此弱化。

在特斯拉最新的调查请求中,他们要求小鹏披露自动驾驶源代码、所有员工的电脑文件备份、员工张晓浪的相关资料等近 30 项内容。

小鹏却认为,这些内容严重越界,特斯拉似乎更有兴趣利用这场诉讼来扰乱其业务运营,而不是就事论事。他们一边指责特斯拉 " 霸凌 ",一边向法院提出了反对动议。

想想也是嘛,自动驾驶作为车企最核心的技术之一,源代码怎么可能随意交给竞争对手?

5 月 27 日,美国当地法院批准了小鹏反对动议的部分内容。

所以特斯拉与小鹏作为第三方身份的这场诉讼,仍处在焦灼之中。

我们向法律界专业人士咨询了这场诉讼对小鹏 IPO 可能产生的影响。对方告诉我们,由于诉讼不是普通纠纷,而是涉及盗窃核心技术和商业机密的问题,因此势必会影响 IPO 的尽职调查进程。而且,一旦特斯拉在 IPO 前夕再出拳,后果更加难料。

近几年来,企业在 IPO 过程中因涉及专利、诉讼等原因延期或未能上市的案例比比皆是,甚至 Facebook、拼多多、京东、搜狗、一嗨租车等大型上市公司,都有过 IPO 前因商标、专利、版权、资产、经营等纠纷被提起诉讼的遭遇。

这些涉及核心经营内容的诉讼是否会对 IPO 有影响,主要看的是诉讼对公司生产经营和股东权益的实质性影响。比如放在小鹏身上,就是诉讼结果是否会影响到小鹏汽车的生产销售,是否最后会因巨额赔偿导致股东权益受到极大损害。

至于影响程度到底怎么判断,交易所的裁量权非常大,难以量化。不过从结果看,如果影响极大,就干脆不让上市;影响微乎其微,就正常流程;介于两者之间,则整改后上市延期。

比如拼多多就是在 IPO 前收到了一家尿不湿生产商提起的诉讼,于是被 " 责令 " 整改后再来 IPO。虽然当时几乎未拖慢其正常上市的节奏,但这起诉讼对拼多多的估值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这也是小鹏现在的隐患。一旦特斯拉在 IPO 前夕对其再度发起攻击,美国媒体再一推波助澜,那么在巨大的信任危机之下,即使小鹏迈过了上市资格审查门槛,市场估值也将受到很大影响。

特斯拉就像是小鹏 IPO 路上的不定时炸弹,一旦爆炸,就可能酿成大出血。

瑞幸:后腿之王

然而,即便没有特斯拉,对小鹏来说,现在就是赴美上市的好时机吗?

也不尽然。

本来,从 2019 年开始愈演愈烈的中美贸易摩擦,就是中国企业赴美 IPO 路上的一大障碍。

2019 年 5 月 23 日,特朗普直接宣称要 " 停止所有中国企业在美 IPO,同时限制华尔街对中国企业的投融资 "。2019 年 9 月 29 日,特朗普又说正在考虑将中国公司从美国证券交易所除名。

消息一出,资本市场就做出了反应,大多中概股都应声下跌。

今年瑞幸造假被曝光后,中概股和中国企业更是面临至暗时刻,故事和商业模式都开始遭受更多质疑,发行价、股价、融资、估值的金额,也即将或正在遭遇被阉割的风险。

不但美国当局对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的态度在进一步恶化,做空机构也追着中概股穷追猛打。

4 月 23 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主席杰伊 · 克莱顿直接在电视媒体上公开提醒投资人,不要投资中概股。这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5 月 21 日,美国参议院更是通过了《外国公司问责法案》。法案要求,外国发行人连续三年不能满足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对会计师事务所检查要求的,以及无法证明自身不被外国政府控制的,禁止其证券在美国交易。

然而所谓的 " 政府控制 " 如何认定,却没有表述。

毫无疑问,这些政策风险对中概股而言是个巨大利空。

对小鹏来说尤其。本来上市前沾染诉讼案对 IPO 的影响就比较模糊,结果完全掌握在对方手中;再加上现在政策的不确定性,更让其上市风险大幅增加。

这就有点像 2010 年的美股,因为有中概股作假被曝光,其它中概股开始在美国资本市场遭遇疯狂做空和猎杀,折价惨重。比如 2012 年上市的唯品会,就是当时出了名的 " 流血上市 ",估值极低,直到 2014 年才恢复到较为正常的估值水平。

因此 " 瑞幸门 " 之后,除了很多中概股应声大跌,很多原本计划去美国 IPO 的企业也暂停了计划。

近来,京东、百度、携程等中概股企业都已纷纷准备申请在第二地上市。蔚来李斌日前也表示,存在在中国资本市场二次上市的可能。

当然," 瑞幸门 " 后赴美上市的企业并非全军覆没。

5 月 8 日登陆纳斯达克的金山云是 " 瑞幸门 " 后唯一的 " 幸存者 "。上市当天金山云 CEO 王育林自信地表示,公司上市过程并没外界想象得那么困难,也并未受到 SEC 或纳斯达克额外的程序审查," 瑞幸事件作为极个别现象,没有影响到投资者对于整体中概股的兴趣和信心。"

只不过,就在金山云登陆纳斯达克 11 天后,美股市场又发生了新的动荡。

5 月 19 日,纳斯达克再次对首次 IPO 的企业提出了新的要求,比如要求企业 IPO 筹资额必须达到 2500 万美元以上,或至少达到上市后市值的四分之一,以及要求会计事务所确保其报表符合国际会计准则等等。

这是纳斯达克首次对 IPO 规模设定最低数额,对中国企业的影响不容小觑。

根据全球金融市场数据和基础设施提供商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2000 年以来,在纳斯达克上市的 155 家中国公司中,有 40 家公司的 IPO 融资额低于 2500 万美元。可见这一数字背后的门槛。

所以,已经集外忧内患于一身的小鹏,这次真能跨越过去嘛?

曾经的纳斯达克流行一句话:任何企业都可以上市,但时间会证明一切。

现在看来,至少对中国企业而言,前半句似乎已经改写。

只是,那又怎么样呢?毕竟活在经济萧条的 2020 年,倘若上市不积极,生存就要有问题呢。纵使敌众我寡,末将也要拼一把~

  • 相关专题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认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社区中有涉嫌抄袭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operations@xinnet.com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文章

免费咨询获取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