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网碰壁 开心麻花开心不起来了?

  • 作者:zccc
  • 来源:网络
  • 2020-11-24 15:18:18

  作者 吕鑫燚   2020年10月29《老爹特烦恼》在爱奇艺平台上映,上映近一个月后网友在豆瓣给出了3.3的评分。   这个分数很难让人相信《老爹特烦恼》是开心麻花的作...

  作者 吕鑫燚

  2020年10月29《老爹特烦恼》在爱奇艺平台上映,上映近一个月后网友在豆瓣给出了3.3的评分。

  这个分数很难让人相信《老爹特烦恼》是开心麻花的作品。

  2015年《夏洛特烦恼》的横空出世,使得开心麻花进入公众视野。1000万的制作成本换来14.48亿的票房,让观众和资方看到了喜剧厂牌的新希望。开心麻花在过去几年内也并没有让大家失望,2017年《羞羞的铁拳》斩获22.13亿票房、2018年《西红市首富》获得25.48亿票房。

  前三部电影的大获成功让开心麻花冠上了“票房灵药”的称号,平均一年一部电影的开心麻花,也被旗下艺人沈腾在社交平台上发文开玩笑称年产量极低。

  但现在的开心麻花,产量真的不低。

  2020年开心麻花联合优酷推出了网剧《亲爱的没想到吧》,和短片《兄弟得罪了》同时牵手爱奇艺推出《老爹特烦恼》网络大电影。一年推出一部网剧一部网大,开心麻花在作品数量方面突破了自我,但质量方面似乎没有达到观众预期。

  从今年开心麻花的动作来看,似乎在有意进军网络领域。但3.3分的《老爹特烦恼》对于开心麻花网大的初尝试而言,真的不是个好成绩。

  从剧院成功转型到院线,这次能否顺利的转型网络呢?“麻花出品,必属精品”的评价又能否从院线电影变成网络爆款呢?

  推陈出新太难

  《夏洛特烦恼》的爆火并不是偶然。

  其实回想过去开心麻花取得的成就时,不难发现它是有发展闭环的。经过几百次线下演出后证实可行,以话剧IP为切入点推出电影,电影捧红一批演员,演员再反过来拉动新电影的票房,这就是开心麻花的闭环。

  此次触网,开心麻花并没有按照老路子走,另辟蹊径选择了三新。

  新领域、新IP、新演员,开心麻花布局网大的三个新,导致制作水准下降,观众反响平平。

  首先,开心麻花是没有网络基因的,但是它也没有放弃网络。2012年开心麻花便联合乐视打造了《开心麻花剧场》第一季、第二季,2015年联合优酷出品了《江湖学院》。虽然也是在涉水网络,但《开心麻花剧场》延续了舞台剧的风格,《江湖学院》则是由同名话剧改编的。

  由此看来,2015年前开心麻花试水网络还是基于自身优势布局的,而今年开心麻花似乎在有意撕掉这个标签。

  所以今年出品的《亲爱的没想到吧》,被冠上了“开心麻花第一部网络短剧”的名号,抛弃话剧基因涉水新领域打造新IP,本身就存在一定难度,再加上出演短剧的均为新演员,更是很难打造竞争力。

  同为今年推出的网络大电影《老爹特烦恼》,也是采用了三新,上线4天分账300万左右。和同期网络大电影《别叫我酒神》、《亿万懦夫》等一两千万的票房相比,属实显得窘迫。

  豆瓣网友直言,奔着开心麻花的金字招牌来看的,但是很失望。

  金字招牌失灵

  《亲爱的没想到吧》讲述男女恋爱时的故事、《老爹特烦恼》讲述了两代人的情感,这两种故事题材在市面上屡见不鲜,开心麻花也具备讲好故事的能力。

  反响平平的最主要原因还是在于没有熟知的演员引流量,没有经过验证的剧本IP支撑内容,以及在网络大电影和院线电影的差异。

  从今年爆火的迷雾剧场中可以看出,网剧是有方法论的。内容方面,现有剧场IP再有剧本加深剧场IP效应,从而打出剧场名号提高用户粘性,商业化方面联合品牌营销,拓宽流量入口和品牌深度捆绑达到经济效益。

  内容方面,开心麻花本身就有一定的用户粘性,但是在探索新领域上,剧院的剧本并不适合在网络放映,进而创作了新IP打造轻幽默网剧《亲爱的没想到吧》。所以反响平平重要的点就在新演员上,开心麻花官方曾表示,新演员的表演能力和个人魅力是经过舞台剧见证的。但对于喜剧厂牌而言,捧红一个业务能力强的喜剧演员太难了,更何况这个厂牌在此之前有更红的喜剧演员。

  开心麻花转型做院线电影的成功,源于其对内容和演员的充足把握。经过证实的剧本和颇具名气的喜剧演员成为了开心麻花的底气。

  开心麻花的金字招牌也离不开它最初捧红的一票演员,明星效应使得沈腾、马丽、艾伦、常远等人本身就是票房最好的保证。近几年沈腾综艺邀约不断,常驻各大综艺,马丽也参演《手机狂响》、《逆流而上的你》等电影或电视剧。

  2019年沈腾的妻子王琦入股海南全民狂欢影业持股占比50%,2020年10月开心麻花入股,股权结构为王晨(全民狂欢影业法人)占比50%、王琦30%、开心麻花占比20%。其中王琦和王晨为最终受益人,沈腾担任艺术总监。

  在开心麻花的股东成员里,一直没有出现沈腾、马丽等元老级王牌的名字。

  从新三板摘牌后,开心麻花退出了上市公司的群聊,而股东也纷纷退出开心麻花的群聊。

  2019年9月10日,开心麻花第二大股东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第三次公开转让开心麻花的股权。在北京产权交易所的纰漏显示,中文投拟转让所持开心麻花的全部股份,占开心麻花11.33%,转让底价为4.77亿美元。

  除第二大股东外,据天眼查显示自2019年来有三位董事、一位监事会主席退出了开心麻花。

  摘牌新三板、股东撤退、《李茶的姑妈》打上烂剧的标签,2019年的开心麻花似乎无法前进。今年疫情的影响,开心麻花和其他影视公司一样急需资金流自造血运营,这也可能是其今年频频触网的原因

  开心麻花的内容矩阵

  从剧场起家的开心麻花,深知内容的重要性,开心麻花日益发展时,也一直没有放弃布局内容矩阵。

  剧场方面,开心麻花仍坚持贺岁舞台剧的传统,院线方面《温暖的抱抱》、《超能一家人》也即将上映,新尝试的网络方面《三生三藏》、《没问题先生》大电影即将上线,并推出网剧《开心合伙人》。

  由此看来,剧场、院线、网络,将成为开心麻花重点布局的三驾马车,并列前行。但对于开心麻花而言远远不够,它要的是更广更深的内容矩阵。

  短视频流量爆炸的大环境下,开心麻花也不忘布局短视频领域,今年9月开心麻花和快手正式联合。据快手官方消息称,开心麻花将与快手从短视频制作、喜剧人选拔与培养、综艺IP打造等方面来共建喜剧生态。

  此次联合对于开心麻花而言,在线上不仅布局了网剧更是多下了一步短视频的棋。两者结合,将加强开心麻花在线上的竞争力进一步完成网络领域的布局。

  今年九月,开心麻花联合酷我畅听,塑造长音频领域新业态。通过开心麻花音频剧场,上线多部开心麻花的剧目。除此外双方会联合推出独家定制的衍生作品,打造可以听的话剧。

  事实上,这并不是开心麻花第一次做音频。

  2018年由沈腾献声主演的《死亡通知单》,成为开心麻花在音频领域的初尝试,名为“剧好听”。剧好听联合创始人张铎曾表示,布局音频市场是源于开心麻花高层。目前剧好听打造了音频剧《枯木寺凶画》、《死亡通知单》、《鬼望坡》等。

  开心麻花似乎基于内容打通了上下产业链,抓住了所有可以变现的方式。

  目前来看,除剧场和院线可以带来稳定收入,其余几项均为尝试真正盈利还需要等待。自2019年5月22日,开心麻花挥别新三板正式摘牌后,其盈收一直是网友广为热议的话题。

  对于开心麻花而言,想守住王牌喜剧厂牌的位置确实也需要多元化的营收和广而深的内容矩阵。

  至于转型网络能否成为开心麻花的下一个爆发点,仍需时间验证。

  • 相关专题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认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社区中有涉嫌抄袭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operations@xinnet.com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文章

免费咨询获取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