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被低估

  • 作者:zccc
  • 来源:网络
  • 2020-05-22 15:07:52

目前小米、美团的市值分别为3200亿港元和7600亿港元。小米被低估了。 小米半数营收来自海外,特别...

目前小米、美团的市值分别为3200亿港元和7600亿港元。小米被低估了。

小米半数营收来自海外,特别是印度,以及印尼等东南亚国家。尽管因检测覆盖率低,确诊人数不算很高,但国际社会对上述地区的真实情况比较担忧。不料2020年Q1,小米来自境外的收入达248亿、同比增长47.8%。文章来源:虎嗅网,ID:huxiu_com,作者:Eastland

2020年5月20日收盘后,小米集团(01810.HK)发布了一季度业绩。报告显示2020年Q1营收497亿,同比增长13.6%;手机出货量2920万部,同比增长4.7%;IoT与生活消费品收入130亿,同比增长7.8%;互联网服务收入59亿,同比增长38.6%……

疫情席卷全球,到处关厂、封城、锁国,投资人难以期待更靓的成绩单。

小米半数营收来自海外,特别是印度,以及印尼等东南亚国家。尽管因检测覆盖率低,确诊人数不算很高,但国际社会对上述地区的真实情况比较担忧。不料2020年Q1,小米来自境外的收入达248亿、同比增长47.8%。

手机业务占比降至六成

小米将营收分为三大块:手机、IoT与生活消费产品、互联网服务。占比约1%的“边角收入”归入“其他”。

手机销售曾是绝对“大头”,2015年占营收的80.4%。无怪资本市场将小米按“硬件公司”估值。

2018年上市后,小米营收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2018年Q4手机251亿、IoT与生活消费产品149亿、互联网服务40亿,手机销售收入占比56.5%,首次降至60%以下。2019年Q1回升至61.7%。

2020年Q1为61%,较2018年Q1下降7.5个百分点。

从近两年的营收结构及演化趋势看,手机业务占营收份额还会在60%维持一段时间,但说小米是纯粹的手机厂商已经不准确。

互联网业务早已是“第一摇钱树”

2019年Q1,小米智能手机业务毛利润仅8.8亿,毛利润率为3.2%。此后手机业务毛利润显著提高。

2019年Q2、Q3毛利润分别为26亿、29亿,Q3毛利润率达9%。2020年Q1手机业务毛利润24亿,毛利润率回落到8%。

分摊市场、行政开支后,手机业务净利润率应在5%以下,符合“硬件净利润率不超过5%”这个承诺。

小米IoT与生活消费产品毛利润率明显高于手机。2018年Q1毛利润8.2亿,毛利润率10.7%,比手机高4.9个百分点。2020年Q1毛利润17.6亿,毛利润率13.5%,比手机高5.5个百分点。

智能机与IoT之间五个百分点的毛利润率差距,或许来自两方面的原因:

一是IoT市场是相对的蓝海,尽管玩家众多,但各家产品的可比性不如手机;

二是小米在这个市场享受了较大的品牌溢价。

小米互联网服务毛利润率远高于硬件业务,2020年Q1突然跌到57.1%,较2019年同期低10个百分点。假如Q2、Q3能够回到60%以上,说明Q1毛利润率低的主要原因是疫情。

互联网业务早已是小米旗下毛利润最高的业务;

2018年Q4、2019年Q1,手机业务毛利润滑落到第三位,其后的四个季度,毛利润率显著提高,重回第二;

2020年Q1,互联网、手机、IoT与生活消费品毛利润分别为34亿、24亿和18亿。

2018年以来,智能手机业务对小米毛利润率的贡献率一直处于第二位。

旧“三级火箭”模式行不通

“三级火箭”在互联网圈流行多年:第一级是高频头部流量,如输入法、播放器、杀毒工具;第二级是可以沉淀用户的应用场景;第三级是变现赚钱。

老子说“将欲取之,必先予之”。“旧三级火箭”本质是以免费或低价(一定要低到亏本)的服务吸引“羊毛党”,然后关起门来“收割流量”。

“旧三级火箭”的要诀是第一级绝不以赚钱为目的,甚至赔得越多越好,其致命缺陷是获取用户/流量的支出很难从后续的流量变现中收回。

比如“三级火箭”的化石级样本搜狗:2020年Q1毛利润4026万美元,毛利润率16.9%。但为了赚这点毛利润,付出的是4702万美元研发费用、2860万美元市场费用。若没有腾讯的流量扶持,搜狗流量获取成本将更高。

“旧三级火箭”模式好比电力公司夜间把水抽到高位水库存(落差480米的“北京天池”了解一下),在用电高峰放水发电。发出来的电量永远低于抽水用掉的电量,这是“消峰添谷”付出的代价。互联网公司不是电力公司,搞抽水发电不能为股东创造价值。

小米、美团开创的“新三级火箭”与旧模式最大的区别是,“第一级”绝不赔本。

小米的“新三级火箭”

小米“新三级火箭”的第一级是智能手机,过往四个季度出货1.26亿部(智能电视正在成为“第一级”的另一个引擎);第二级是MIUI,2020年Q1平均月活用户数达3.3亿;第三级是通过互联网服务和AIoT(本质上是定制电商)变现。

1)第一级和第二级间的连动关系

小米新三级火箭的第一级是智能手机,年出货量超1.2亿部,每卖出一部手机就锁定一位MIUI用户。

2019年是小米手机采取双品牌策略的第一年:小米品牌“探索和应用前沿科技”,瞄准高端手机市场;Redmi接过“性价比旗帜”,捍卫大众市场。

2019年出货1.25亿部,同比增长5%。2020年Q1出货2920万部,同比增长4.7%。根据Canalys数据,小米智能手机在全球市场占有率上升到11.1%,位居第四。疫情期间,全球五大手机厂商中,只有两家出货量同比增长。

观察发现小米智能手机出货量总是高于MIUI用户增量。例如2020年Q1,小米智能机出货2920万,MIUI用户达3.3亿,环比增加2110万,占本季出货量的72%。说明28%的购机者原本就是小米智能机用户。

2020年Q1,小米智能手机业务毛利润24亿,MIUI新增2110万用户。也就是说,小米每获得一位新用户“顺道”赚了115元。

智能电视有望成为第一级火箭的另一个引擎。2018年1月1日以来,小米智能电视累计出货2390万台。其中2019年出货1300万台,按照这个速度,2022年底总保有量将突破6000万台,大约覆盖2亿人口。

2)第三级——变现

小米以硬件获客、通过互联网服务变现,可谓人尽皆知。但多数人的注意力集中在“互联网服务”这个板块的营收和利润。2020年Q1,营收、毛利润分别为59亿、34亿,是小米最赚钱的业务。

有两点需要补充:

第一,小米IoT业务的本质是“定制电商”,而不是硬件研发、生产、销售。如果是后者,小米一年也拿不出几款新产品,还要承担“扑街”风险。事实上,小米IoT有上千个SKU,从蓝牙耳机到扫地机器人,从手环、体重秤到血压计,从电动滑板车到洗衣机……

IoT是开放平台,不论是否拿到小米投资,只要产品在设计、质量、兼容性方面达标就可以通过小米自有渠道销售。小米还尝试性开设线下门店销售IoT商品,路数与苹果将通过MFi认证的商品在Apple Store销售相同。小米定制电商比京东自营业务更加精专。

第二,智能电视的“流量入口”潜力值得关注。电视更新周期远比手机长,每年换一部手机的人未必五年能换台电视。这意味着小米每卖一台电视就能占据一个家庭的客厅数年之久,以此为“阵地”可以开展游戏、视频、音乐等娱乐服务,更诱人的是可能为电商开辟新天地:

男主人对智能电视说“来箱啤酒”,15分钟后门铃响起,电视画面切换为“小哥”抱酒站在门外。男主人边对电视说“开门”边向门口走去……这不是科幻,现有的软、硬件技术及电商平台、物流的服务能力可以轻易实现。

美团的“新三级火箭”与小米异曲同工。外卖业务是第一级,2019年送出87亿单,每单只赚2毛钱;第二级是月活用户超过2亿的美团APP;在第三级,美团外卖、到店/酒旅业务合共获得150亿线上营销收入。

与美团相比,小米的第一级火箭更强大。

首先是肉眼可见的增长性,每年售出1.2亿部手机、1300万台智能电视,剔除复购用户,每年获得7000多万新增用户。至于美团,已经很久不公布月活用户增长数据了。

其次是硬件用户的“天然忠诚”,花几千块钱买了手机、电视,不是饿了么发发红包可以诱惑走的。

最后是小米的第三线火箭变现场景更丰富。

目前小米、美团的市值分别为3200亿港元和7600亿港元。小米被低估了。

  • 相关专题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认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社区中有涉嫌抄袭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operations@xinnet.com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文章

免费咨询获取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