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你的虚拟机

思考「虚拟机」这个词,必须再次承认受到他很大的影响,近期阅读了关于虚拟机的书籍让我对它的兴趣只增不减,所以小编就谈谈虚拟机。

30b1OOOPICb6.jpg
         思考「虚拟机」这个词,必须再次承认受到他很大的影响,近期阅读了关于虚拟机的书籍让我对它的兴趣只增不减,所以小编就谈谈虚拟机。
  
        1本科专业少数让我印象深刻的词之一。
  如果只谈计算机科学中的「虚拟机」,那么本文就没什么意思了,网络上相关介绍不计其数——况且真让我说起这个来,我也说不出什么道道。毕竟老早以前萌生的自学编码想法已经被我一拖再拖,档期无限延后了。
  在其他的文章里,提到的「虚拟机」用途主要是在与自己观念不一致的人的沟通上。
  身边还有很多原本应该很亲近但实际上却不那么亲近的人 —— 亲戚。不知道为什么,我发现亲戚竟然是最难与之共同成长群体,也许是现代人的生活结构发生了变化罢。另外一个群体也是如此,老同学 —— 明明心里有那么多的亲近之感,但确实早就失去了共同成长的机会。那怎么办?
  我有一次从计算机世界里借用了一个概念,进而发展出了一套方法论。这个概念是:
  虚拟机
  于是,我闲着没事儿的时候,读了好几本关于星象、星座的书。遇到喜欢这些概念的人,必须沟通的话,就开个虚拟机,跑个跟他们一样的操作系统……
  果然皆大欢喜。
  ——来自李笑来《新生:七年就是一辈子》
  这段话从一开始看到直到现在都让我很受用。因为在此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对于观念不一致的陌生人/点头之交,我一般是选择不理睬,然后心中默念「傻x」。对于观念不太一致的朋友甚至是家人,则常常会产生争论。
  ——拒绝交流和言语冲突本身都并不是很好的沟通方式。而细说起来,的确是因为一直以来我过于坚持自己想法的执念。「我的想法是这样的,很对啊,为什么要去迎合他们?……」大致如此。那时候,对我来说,说一句我不认可的话,谈论我厌恶又或者哪怕只是不太感兴趣的话题,简直近乎于犯罪。
  好像还挺可怕的?
  「虚拟机」概念的好处在于,我突然就明白了「诶,好像我说了那句话未必就一定代表我是那样的人啊?」——不要只看他说了什么,更要看他做了什么。「我又不天天跟他/她呆在一起,我又不跟她一起睡觉,他这么想好像也没碍着我什么?」「看法不同喜好不同,又不触及原则,聊两句就聊两句呗。」
  于是,慢慢地不再难为自己了。去接纳刚认识时觉得「臭味不投」的人,让彼此更愉快也留出一点可能性;尝试跟重要的但观念不太一致的人共同成长,也不勉强,能走多远走多远;以及珍视那些真正契合或者有可能契合的人——说实话,这样的人一辈子又能碰到几个呢。
  幸运的是,作为一个没事喜欢瞎琢磨的人2,我偶然间又发现了「虚拟机」的一个功用——既然能用虚拟机跑跟人家一样的系统,那是不是也可以跑一个与出场设置不同但更适合自己具体情况的系统。
  2让潜意识利用闲置的大脑算力。偶尔蹦出来的稀奇古怪的想法真的挺有意思。相关理论依据参考刘未鹏的《暗时间》。
  不少还在学校读书的同龄人,应该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跟我类似的感受。一边有着自己的追求,想再读读书做做事变好点儿,一边偶尔会想到随着自己继续读下去,就面临着越来越迫切需要你去担起的责任。
  再想想已经走出校门的同龄人,自己早点毕业应该也可以干成——至少干点什么了吧?等我毕业已经多少多少岁啦,这可还什么都没做没积累呢。
  总有那么点儿不安与焦虑。
  那么,亲爱的,打开你的虚拟机,抹掉你年龄的数据,擦除原先系统给你所在阶段的定义。你会发现,嗯,我现在就是在读书这个阶段呀,剩下的阶段到了点去经历就是了。回过头去看,你会发现没啥特殊情况,人这一辈子,不差挪动一下这个小节点。
  哦对了,记得告诉你爸妈,或者你亲自帮他们也把虚拟机开上。
  所谓「虚拟机」,不就是为了更好地「自洽」与「他洽」。跟你我与世界和解。
  若干年前还是个小屁孩看哆啦A梦的时候,觉得「时光机」太酷。现在想想,没办法穿越时空,有个「虚拟机」好像也不错。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认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社区中有涉嫌抄袭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operations@xinnet.com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免费咨询获取折扣